郑谷淮上与友人别赏析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09日

  郑谷《淮上与朋友别》赏析

  2018-07-14

  《淮上与朋友别》郑谷

  扬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

  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。

  晚唐绝句自杜牧、李商隐当前,纯真谈论之风渐炽,抒情性、抽象性和音乐性都大为削弱。而郑谷的七绝则仍然连结着长于抒情、富于风味的特点。这首诗是诗人在扬州(即题上所称“淮上”)和朋友别离时所作,和凡是的送行分歧,这是一次各奔出息的告别:朋友渡江南往潇湘(今湖南一带),本人则北向长安。

  “扬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”这首小诗的前两句是说,扬子江边的岸边杨柳依依,那乱飞的柳絮,愁坏了渡江的游子。

  前两句即景抒情,点醒分袂,写得潇洒不出力,读来别具一种天然的风味。画面很疏朗:扬子江头的渡口,杨柳青青;晚风中,柳丝轻拂,杨花漂泊。岸边停靠着待发的划子,朋友即将渡江难去。淡淡几笔,像一幅清爽秀丽的水墨画,景中寓情,富于含蕴。依依袅袅的柳丝牵曳着依依惜此外密意,唤起一种伤离意绪;蒙蒙漂泊的杨花惹动着两边狼籍不宁的离绪,所以说“愁杀渡江人”。诗人用淡墨点染景色,用重笔抒写愁绪,初看似不甚协调,细味方感应两者协调同一。两句中“扬子江头”、“杨柳春”、“杨花”等词语同音字(扬、杨)的成心反复,形成了一种既轻爽流利,又回环来去,富于情韵美的风调,使人读来既感应豪情的深永,又不显得过于繁重和伤感。次句虽单提“渡江人”,但相互羁旅流落,南北乖离,君愁我亦愁,原是不言自明的。

  “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。”小诗的后两句是说,晚风阵阵, 从驿亭里飘来几声笛声,我们就要拜别了,你要去潇水和湘水流经的城镇(今湖南一带),而我要去京城长安。

  后两句,从江头的景色收转到离亭别宴,反面抒写告别时的情景。驿亭宴别,酒酣情浓,席间吹奏起了凄清怨慕的笛曲。即景抒情,所奏的也许恰是意味着分袂的《折杨柳》吧,这笛声正倾吐出相互的离情,使得两位即将别离的朋友耳接神驰,默默相对,思路环绕。在随风远扬的离笛声中,天色仿佛不知不觉暗了下来,告别的时间到了。两位伴侣在沉沉暮霭中互道保重,各奔出息——“君向潇湘我向秦”。诗到这里,戛然而止。

  这首诗的成功,和有如许一个体开生面,富于情韵的结尾有亲近关系。末句只是交接各自行程的论述语,既缺乏寓情于景的描写,也无一唱三叹的抒情;现实上,这首诗的深长神韵钧包含在这朴质的不结之结中。因为前面曾经通过江头春色、杨花柳丝、离亭宴饯、风笛暮霭等一系列的物象情景进行频频衬着,结句的截然而止,更显示出分手告别的黯然神伤,天各一方的无限愁绪,南北异途的深长思念,甚至在这漫长路程中的无边孤单,都在不言中获得充实表达。“君”、“我”对举,“向”字重出,更使得这句诗添加了咏叹的情味。

  附录《淮上与朋友别》

  扬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。

  ①淮(huái):扬州。

  ②扬子江:长江在江苏镇江、扬州一带的干流,古称扬子江。

  扬子江的岸边杨柳依依,那乱飞的柳絮,愁坏了渡江的游子。晚风阵阵,从驿亭里飘来几声笛声,我们就要拜别了,你要去潇水和湘水流经的城镇(今湖南一带),而我要去京城长安。

  《批点唐诗正声》:调逸。郑谷亦有此作,不多见。

  《说诗晬语》:(七言绝句)李沧溟推王昌龄秦吋明月为压卷,王凤洲推王翰蒲萄琼浆为压卷,本朝王阮亭则云:必求压卷,王维之渭城、李白之白帝、王昌龄之秦帚黎明、王之涣之黄河远上其庶几乎?而终唐之世,亦无出四章之右者矣:沧溟、凤洲主气,阮亭主神,各自有见,愚谓……郑谷之扬子江头,景象形象稍殊,亦堪接武。

  郑谷(约851~910)唐朝末期出名诗人。字守愚,汉族,江西宜春市袁州区人。僖宗时进士,官都官郎中,人称郑都官。又以《鹧鸪诗》得名,人称郑鹧鸪。其诗多写景咏物之作,表示士医生的闲情逸致。气概清爽通俗,但流于浅率。曾与许裳、张乔等唱和往还,号“芳林十哲”。原有集,已散佚,存《云台编》。

  《唐代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我来写高考作文,有奖征文等你来!

  TA的最新馆藏

  345040

  厚道之人,必有厚福

  古诗词飞花令之语

  谁说“盛夏无大鲫”?炎天用这鲫鱼钓法,爽钓大板鲫一点都不难

  王勃写得出千古名句,也写得出歪诗,从此断了宦途

  晴雯,你为啥欠好好措辞

  释教典范语录:12句谬误名言让人豁然开畅

 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

(编辑:admin)
http://mamalah.com/hsjj/45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