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上与友人别:杨花愁杀渡江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7日

  淮上与朋友别

  扬子江头杨柳春,

  杨花愁杀渡江人。

  数声风笛离亭晚,

  君向潇湘我向秦。

  从意象而论,此诗意象,如江柳、杨花、风笛,都是拜别诗中常用之象,并无几多新意。然而,郑谷此诗仍然成为了名作,缘由安在呢?

  “扬子江头杨柳春,杨花愁杀渡江人。”

  诗一开篇,即是斑斓的风光与轻扬的旋律。春天的扬子江,春天的杨柳,都充满了芳华的气味与生命的热力,春天的杨花更易让人生有绮丽的情丝。而三个“扬”音,让诗歌生成一种情韵绵长、回环来去之美。优良的诗人老是长于向民间进修,这种以重字来建立盘旋美的方式恰是民歌常用的手段。

  “愁杀”一词用得急骤狠辣。迷蒙的杨花不竭漂泊在面前,与依依的柳丝、悠悠的江水配合机关了一幅绝美的景色。景色越美,面前的相聚就越不忍打破越值得爱惜。美景成了离愁的最大触媒。

  “渡江人”,既指对方也指本人,下摄诗之尾句。《梅崖诗话》赞此句曰:“首二语情景一时俱到,所谓妙于发端;‘渡江人’三字,已含下‘君’字、‘我’字。”“澹澹长江水,悠悠远客情”,君与我一样,不想渡而不得不渡,可想而知,不久的未来,我们便都成为了对方的“远客”,空余纪念之梦,怎能不“愁杀”人呢!

  “数声风笛离亭晚,君向潇湘我向秦。”

  若是说,前两句是从目睹、身触、心感诸方面来着笔,那么第三句则从声闻方面加以衬着。在离亭宴别之际,突然传来凄凉哀怨的笛声,情何故堪!“晚”字用得出色。不肯拜别,说不完的贴心话,喝不敷的分袂酒。可是江水流走了日光,笛声催送着夕阳。日色慢慢晚了,不想分袂的人也不得不挥手道别了。

  “君向潇湘我向秦”,诗到这里,便戛然而止,不着一字离人之情感。然而,读者必能从这“无情”中读出离人复杂的感伤来。这是诗中真正的主题,君与我俱是客,情非得已身如秋蓬的流落之客。我送君,君送我,客中送客,加一倍的苦楚。世间断魂惟拜别,况且你我之前路,乃是相逆而行。那么,“今日此为别,何处还相遇”(韦应物诗句)呢?杜甫说,“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。”生怕只能慨叹“会晤安可知”了。

  如许的结尾,看似率直,其实宛转。《增订评注唐诗正声》就些评论说:“茫茫别意,只在两‘向’字写出。”《震泽长语》也认为:“君向潇湘我向秦,不言怅别,而怅别之意溢于言外。”《唐诗摘钞》评曰:“后二语真若听离亭笛声,凄其欲绝。”

  这里不吝翰墨,枚举了古代学人的一些评论。我想,诸君若是能去细加体察思虑,大概比读我们的文字更能了然诗中三昧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mamalah.com/hsjj/292/